愿爱无忧

愿爱无忧

昨夜两百公里来回就为了痛仰乐队在泉州的演出。

同样的地点,时隔三年,你好痛仰,再见痛仰。

对于三十而立的大叔我来说,不管是真摇还是伪摇,有一只一直这么喜欢的乐队总是好的。回来的路上我对老婆说,等我60岁的时候会不会还挥着手臂,用漏风的口依然吼着“再见杰克,再见我的凯鲁亚克!”。想想还真是好笑,哈哈哈。

不管怎样,燥翻了的场子,燥翻了的夜,燥翻了的我,燥翻了的我的年轻心。

1 2 3 4 5 6 7 8

0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